g11

我在離開學校的時候,也在那位老人旁邊駐足過一小會。可是,我們畢業了,我們得離開了。而,他還在那裡,女生宿舍樓下那位修東西的老人林肯大學

2011年9月,我在女生宿舍樓下碰到一位修東西的老人,他讓我感觸很深。

我陪女友去拿送修的東西,在一個小角落,碰到了那位老人和他愛人,老人年紀挺大,大概五、六十歲的模樣,很黑,不過看的出來很健康,精神狀態很好,很開朗的一個人。我在他修鞋的時候和他聊了一會兒。

老人每天早上七點半從城關出發,來學校差不多八點,一整天都在學校,中午在食堂吃飯,晚上才回家,家裡有人煮飯,二十幾年都是這樣。我開始佩服起老人。二十多年時間,很長,不是一段短的時間,差不多是人一生的三分之一。

女生宿舍樓下,一個篷子支起來的避風港,我問他下雨會不會漏水,他說︰不會,這個篷子所覆蓋著的範圍都不會,可我知道雨下大點的話應該是會被雨淋到。老人的手起了很濃的一層老繭,他說每天晚上回家都得用東西刮一刮,她問︰不會痛嗎?老人的愛人回答道︰不會痛,習慣了,都麻木了。但手這樣都不敢與人握手了,人家看到我們的手都不敢握,我們也就收回去了。

說到這我突然覺得有點感傷,老人的手的確很黑,有了很濃的一層老繭,可那是辛苦勞累的結果,我們不應該以別樣的眼光來看他,握一下手真的就不行嗎?

在修鞋期間,很多比較老輩的老師路過的時候都會問候老人,老人都會很開心的回,還有幾個小屁孩,會陪著大人一起出來,也會問候老人。老人很和善,畢竟,他和學校一起走過了這么久。

老人說︰動筆我們不行,動手我們還是可以的,什麼都能修。他的愛人也附和著說︰天生我材必有用,是不?總會有自己善長的東西﹗我們都笑了。我說︰並不是一定得有學歷才能怎么樣啊?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手段,學歷不能代表什麼的Canadian Chartered Institut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

老人笑著說︰很累的﹗這樣的生活還是很累的,不象有學歷的可以天天坐辦公室,不用經歷風風雨雨。雖然老人這么說,可老人臉上一直都保持著笑容,誠懇。我相信︰他很熱愛生活。而且很樂意過這樣風風雨雨的生活,你要是讓他去辦公室,他才會不習慣。

老人的手很巧,把我的鞋修補的非常工整,就好像機器縫造的那樣。臨別的時候,他們說天黑了,他們也要準備回家了,然後開始收灘,旁邊有輛三輪車,時間很久了,他們說︰上次有個女生很晚的時候來拿東西沒拿到,第二天很生氣的過來罵他們。我驚呆了,老人並不是刻意怪她,以小見大,社會上,這樣的人很多,無名的指責與埋怨。或許,他們根本不知道該怎樣去生活?只會怪別人,可是,生活本來就不容易的Dr. Liao Sheung Kwan

老人穿的很簡朴,他愛人也是,老人應該是很久沒買新衣服了,可我覺得他穿這樣的衣服才會比較自在。老人和他愛人都很好,很熱情,雖然生活不好,可我看的出來,他們是在生活,而不是在生存。(或許我們現下缺少的,就是這樣)

最後我最想跟老人說的話是︰我們不用握手了,直接擁抱吧﹗